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48491高手论 > 正文

长春孙氏兄弟涉黑案死刑改判无罪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1-11-23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在吉林省做钢材生意的孙宝民曾因参与黑社会罪、故意杀人罪等罪行,被判19年有期徒刑。被关押八年后,经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再审提审,多项罪名被认定证据不足、事实不清,原审多项判决被撤销。

  孙宝国、孙宝民、孙宝东兄弟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开始,在吉林省长春市凯旋路钢材市场承租门市销售钢材。从1996年起,孙氏兄就因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参与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罪名身陷囹圄。“孙氏三兄弟案”曾长期被吉林省打黑办、吉林省公安厅作为打黑典型案件进行宣传。

  孙宝国、孙宝东等人到辽宁省鞍山市购买钢材期间,在该市火车站与当地出租车司机及揽客人员发生争执厮打,孙宝国、孙宝东二人持刀行凶,造成对方一人死亡、两人重伤、两人轻伤的严重后果。

  1997年,孙氏两兄弟被鞍山市铁东区人民检察院以“防卫过当”起诉。事后调查显示,当天参与袭击的出租车司机中有多人喝了不少酒,其中一名司机还是涉嫌持刀抢劫的在逃犯罪嫌疑人。孙氏两兄弟被当地法院判“以故意伤害罪”判处缓刑。

  孙宝国开始以社会大哥自居,并借其在钢材市场雇工经营之便,先后笼络被告人曲海文、周艳圣、周艳秋、高威、孙福海、邹作百及张文奇、李本东、张亚军(三人均在逃)等社会闲散人员,为其所用并充当打手,并逐步形成了以孙宝国为组织、领导者,以孙宝东、周艳圣、曲海文为骨干成员,的较为稳固的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

  被告人孙宝国向被害人张景魁虚构其待建长春市兴隆山镇隆东小区施工工程的事实,并以张欲承包该工程需交纳抵押金为由,骗得张人民币1万元据为己有。

  1998年,被告人孙宝国之父孙玉文向被害人金万利发包工程的承建商王云海赊销了部分建材。2002年1月11日,孙宝国纠集被告人高威、周艳圣、曲海文等人,持刀强行将金带至孙玉文家中。孙宝国以王云海欠款后无法找到为借口,强迫金替王偿还欠款,遭拒绝。高威持刀柄击打金头部数下,并持刀将其腿部刺伤。金在孙宝国、高威言语、暴力威胁下,被迫写下由其还款人民币27万元的协议及欠条。

  长春市公安局宽城分局将孙宝国及其团伙成员刑事拘留,同年12月,予以逮捕。长春市各大新闻媒体相继报道了摧毁孙氏涉黑犯罪团伙的经过。

  宽城区人民检察院以敲诈勒索、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故意毁财等多个罪名起诉孙宝国及其团伙成员。

  长春市宽城区人民法院仅以非法拘禁罪判处孙宝国有期徒刑两年,而其他涉嫌罪名均未认定。

  长春市绿园区人民检察院认为孙宝民等人涉嫌敲诈勒索罪证据不足,并以相对不起诉将张亚军等人释放。

  被告人孙宝国在明知长春市兴隆山镇隆东小区3号楼部分房产已被长春市南关区人民法院、长春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依法查封的情况下,仍将上述房产予以出卖,导致法院查封标的丧失,判决无法执行。

  长春市公安局有组织犯罪侦查队接到上级公安机关多个批示称, “以孙宝国为首的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严重危害社会稳定和人民生命财产安全。

  长春市公安局有组织犯罪侦查队将孙宝民、孙宝国抓捕归案,并以孙宝民涉嫌敲诈勒索罪、孙宝国涉嫌合同诈骗罪将二人刑事拘留。同年3月31日,经长春市人民检察院批准,孙宝民因涉嫌敲诈勒索罪被依法逮捕。孙宝国涉嫌敲诈勒索罪、合同诈骗罪证据不足不予批准逮捕。长春市公安局有组织犯罪侦查队对孙宝国变更强制措施为监视居住并补充大量证据。长春市委政法委协调召开“三长”会议,研究孙宝国案件定罪问题,长春检、法部门以上述理由及民事债务纠纷、事实不清未予以批捕。

  据长春晚报报道, 11月18日上午,吉林省长春市孙宝国等人涉黑案在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该案主犯孙宝国因犯故意杀人罪,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13项罪名,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400万元。涉案被告人孙宝东因犯故意杀人罪、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5项罪名,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全案涉及16名被告,分别被判处拘役六个月至二十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处孙宝国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判处孙宝东有期徒刑19年;其他14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拘役、有期徒刑。

  孙氏兄弟及其亲属不服判决内容,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申诉。最高法第二巡回人民法庭认为,该案申诉符合刑事诉讼法重审情形,决定提审该案。在9月28日的庭审中,最高人民检察院出庭检察员当庭认为,故意杀人罪和领导参与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定性、证据均存在问题,同时“诉讼程序严重违反法律规定,并因此导致定罪量刑明显不当,显失公正”。

  担任审判长的最高法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第二巡回法庭庭长胡云腾当庭宣布,被告人孙宝国、孙宝东的“故意杀人罪”“组织领导和参与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多项原审判决当庭撤销。16名被告人中孙国民等9人被改判无罪,而其他7名被告的实际服刑期限均已超过此次改判的刑期。

  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负责人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称。本案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证据不足,定故意杀人罪的证据也不足,原判存在的最大问题是证据不足。尽管办案机关用了近5年时间,也没有搜集到充分证据,但还是勉强下判,导致错误。

  裴某某、高某某、罗某某等4名被害人1996年证实称自己是被刀刺中后才跑开,到了2009年则变成了看见刀就跑开,在跑开的过程中被刺中。

  2009年于刚义、张强昌两名新证人作证称,看到孙氏兄弟持刀疯狂追打被害人10多分钟,追到一个扎一个。

  当年和孙氏兄弟一起去鞍山采购钢材的会计陈秀芳,证言则从1996年称看到很多人拿着大板凳围堵孙氏兄弟,变成了鞍山市公检法机关接受了请托。

  孙宝东的辩护律师张铁雁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称,在现场证据没发生任何变化的情况下,言词证据前后发生这么大转变,导致案件定性发生巨大反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