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香港奇人透码三期必开 > 正文

长在水果之乡这个四川妹子在抖音电商月销20万单冰糖李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2-08-17

  从古至今“北纬30”都有很多故事可以说。在这条横穿四大文明古国的纬线上:

  人们发现了古埃及的金字塔群,撒哈拉沙漠达西里的“火神火种”壁画,古巴比伦的“空中花园”曾诞生于此,传说中的大西洲也从此沉没

  “传说”与“奇迹”构成了这条纬线的历史底色,然而宏大历史之外,坐落于此的“村庄故事”同样令人称奇。

  凭借着优越的地理位置和水文、气候,九襄又被称为“水果之乡”,每年数以万计的瓜果借助互联网电商行业,由此走出大山进入乡镇与城市。

  至此,无数人看见九襄、来到九襄。小镇由寂静转变为热闹,而巨大改变背后隐藏的,则是一个个普通人的努力与烟火气的延续。

  几年前,这两个年轻人从城里回到家乡,用一根网线和一部手机开启了自己的短视频自媒体事业,后来几载春秋走过,二人在抖音平台已经收获了超过160万粉丝。

  最近2年,冉可七和萝卜哥又开始了直播带货。通过他们的手机镜头,流量和关注度输往“一年四季都没有水果空档”的九襄镇,进而又扩散到川渝一线,越来越多的滞销水果得到机会走出大山。

  飞速提升的水果销量让很多事情发生了改变,这是冉可七和萝卜哥眼下正在经历的生活,也是一部“几天几夜也讲不完”艰难创业史。

  她是一名80后,自小便生活在雅安市汉源县九襄镇的一户普通人家。儿时记忆里的家乡贫瘠且无聊,“走的都是土路,街边都是用土和石头搭起的房子,平时去上学还会遇到马在路中间挡着”。

  17岁那年,冉可七离开家乡到重庆参加美术集训班,之后又到乐山上了大学,继续学习美术设计专业。

  大学毕业之后,冉可七回到了汉源县城,在一家公司从事销售工作,每月领到的薪资并不算高,绩效奖励又不稳定,扣除每月的房租和最基本的生活开销,“一个月也剩不下多少钱”。

  日子并没有想象中的安逸,而辛苦之外,更让冉可七无法忍受的,其实是职场里颇为复杂的人际关系。

  “每个人之间都存在竞争”,冉可七认为,这种每天都需要盘算的生活并不适合自己,“我就是那种天生喜欢自由的人”。

  念书时她在课堂上看小说被同桌的男生“举报”,为了“报仇”,她抓来一条蛇吓唬对方,弄得男孩嚎啕大哭,“胆子野得很”。

  习惯了故乡的自由与单纯,职场里的复杂“套路”让她身心俱疲。“那个时候我就想回家,可能真的就是年轻气盛,觉得不管回家做什么都行”。

  那之后不久,冉可七辞掉了工作,她决定回到从小长大的镇子,寻求更自由安逸的生活,同时也奔赴了爱情。

  冉可七与萝卜哥一同长大,二人从初中便开始谈恋爱。后来冉可七考上了大学,萝卜哥则一直留在家乡打零工,承担女友每月的生活费。

  为了生存,他进过厂子,也做过货车司机跑了一段时间的长途运输。单纯依靠体力挣钱的过程艰难且卑微,一年到头风里来雨里去,日子却没有半点起色。

  得知冉可七要回家时,萝卜哥也有了向前迈一步的想法。于是不久之后,二人便一同踏上了另一条前途未卜的路。

  九襄镇位于泥巴山南部,汉源县城北部,镇中心距离最近的县城有22公里,开车也要花费近一个半小时。

  过去镇上冒出个大学生是稀奇事,在老一辈眼中进城念书是“光荣”,念完大学还回村则代表着“没出息”。

  自冉可七和萝卜哥回到家乡后,关于二人在城里的经历成了许多人的谈资。冉可七的父母都是老师,对于女儿返乡创业的决定始终抱有质疑态度,直到今天两位老人还会时不时地念叨:“不如当初找个坐办公室的工作,安安稳稳的多好”。

  顶着极大的压力,冉可七和萝卜哥开始了初次创业之路,他们拿着全部积蓄“搞了个合作社”,在家里近200亩的土地上一边种树,一边养鸡。

  那个时候鸡圈里有2万只活鸡,每一只鸡的疫苗都是萝卜哥和冉可七亲自接种的,“一干就是好几天,每天都要熬夜”。

  不知道由于什么原因,他们种的树始终没能找到合适的销路,辛辛苦苦养的鸡也开始“成堆成堆地死”。

  2019年年底新冠疫情暴发后,冉可七和萝卜哥的创业之路彻底停摆。成千上万只活鸡养在家里,每日吃喝都要投钱进去,可得到的收入却始终为零。

  “那个时候就真的没办法了”,萝卜哥说:“所有的积蓄都赔进去了,真的太困难了”。

  差不多就是在这个时候,他们有了做短视频的想法。“我妈快60岁了还拿着手机看视频了解外面的世界,村里的大爷大妈都有智能手机,每月用的电话流量比我还多”。

  因为“害羞、不好意思”,最初二人一直从事幕后拍摄、剪辑等工作。拿着剩余不多的创业基金,他们成立了一家公司,联系了几位当地有经验的自媒体人,但因为创作理念不同,团队最终也只能分道扬镳。

  “那个时候就是一心想把这个事情做完、做好。所以我和小七商量了一下,就决定自己出镜演出了。”萝卜哥说。

  这之后不久,二人开始重新运营抖音,并将“展示家乡,宣传农村美好生活”定为方向与目标。

  上树摘果、下河捞鱼、湖边野炊记忆里的成长故事变为创作灵感,与城市截然相反的慢节奏安逸生活开始吸引越来越多人的目光,创业多年二人第一次切实看见了“希望”。

  受天气、风向、水流等影响,拍摄工作时常要从白天持续到深夜。极度疲惫时,萝卜哥和冉可七也会幻想:那些“一夜爆红”的机遇,是否在未来的某一天也会降临在自己的头上?

  这里全年日照时间超过300天,地势落差大,最低海拔900米,最高则可达到2000米以上,具有丰富且干净的天然水力资源,为水果成熟和储存糖分提供了有利条件,果林在山上从矮到高分布,不仅种类丰富,而且口感极佳。

  “初春有柑橘,然后就是枇杷;到了夏季又有车厘子,过后就是李子、桃子,紧接着苹果也熟了,比如说青苹果、红将军、红富士”

  在九襄果林里,光李子便有十几个种类,“冰糖李”为当地特产,果皮脆,有酸味,可果肉却很甜,“无论喜欢吃什么口味,它都能满足”。

  2020年,冉可七开始尝试抖音电商带货,专门销售家乡的水果农特产,“真的就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可结果却完全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二人决定直播时,恰逢车厘子丰收季。九襄镇为全国车厘子三大产区之一,但由于交通闭塞、信息流通慢,这里的果子一度长期处于无人问津的状态。

  老一辈果农墨守成规,只懂得勤奋耕耘、靠天吃饭。“果子熟了就坐在那里等,等城里的老板来收。要的人多了就能卖个好价格,不然就只能眼看着烂掉”。

  二人在首次直播时便对当地车厘子做了一番详细介绍。抖音短视频内容积累下的人气接连涌入直播间,“人气最高的时候有1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当时就想怎么这么猛啊”。

  当日,冉可七抖音电商平台便卖出了500单车厘子,对比从前这是“完全不敢想象”的销量。

  南方雨季降临后,阴雨天气不断,订单物流出现了大面积延缓、停滞,许多车厘子在运输过程中损坏、发霉、腐烂,“开始的时候我们的经验太不足了,真的做得不够好”,提起这件事,萝卜哥总觉得遗憾与愧疚。

  也就是在那时,冉可七和萝卜哥又想起了从前的梦想,只是对比原来急于求成的心态,这一次他们更多体会到的则是另一种心境:

  “无论怎么样还是要保持平常心,你总要把一切都准备好、有了能力,才可以承接住这么多的流量与关注度。”

  首次抖音电商直播带货的成功让二人意识到“这是一条可以长期发展的路”,他们又被机遇推上了破局之路。

  为了不再重演之前的窘境,他们在镇上招聘了几位员工,启动了一个小型电商部门。

  电商直播行业竞争激烈,他们的起步不算早,仅是追赶“大部队”便已极为吃力,“开始直播还挺好的,到后面就掉到只有几百、几十人看了”。

  关注度的急速下滑是在意料之中的,而冉可七与萝卜哥也知道,除了“挺住”,他们别无他法。“一路摸索着前进,找到自己的不足,然后慢慢来吧”。

  近年,抖音电商推出了“山货上头条”的长期助农项目。在开设线上电商专场培训会的同时,也将目光聚焦到了乡村“人、货、场”,帮助地方新农人和农货商家成长,推广地标农品。

  项目长期挖掘和支持了诸多优质的三农创作者,萝卜哥和冉可七赶上了这波平台助力,“之后抖音账号的关注度和曝光度明显变多了”。

  抖音短视频的观看次数和直播间里的在线人数,很快转变为家乡水果的销售额。待逐渐累积起直播带货的经验后,二人一个月就可帮助家乡卖出20万单冰糖李,“而且回购率和好评率都很高,有的老客户特别喜欢,一次可以买200箱。”

  大量的水果订单从外地源源不断地涌进九襄,冉可七与萝卜哥意识到,数量之下,真正能够留住大家的,是质量。

  早些年因为不熟悉市场规则,九襄镇上的果农经常上当受骗。城里的老板以合同期限要求果农在短期内种植出大量当季水果,否则就按违约处理。部分果农无能力支付巨额违约金,便只能对果林进行催熟:

  “九襄镇受地形影响,果子都是呈阶梯式成熟的。就拿车厘子来说吧,到了每年4、5月份,地势低的那批果子先成熟,城里的老板都来抢,部分果农就会给果子打催红素和膨大素,等过了几个月,长在高海拔的车厘子熟了,反而没人要了。”

  因为水果商之间的不良竞争,九襄镇车厘子的口碑一度急速下滑。冉可七和萝卜哥很早便注意到了这个问题,所以在直播间销量渐渐上升后,他们找到了一些“诚实守信、踏实干活”的果农,并承诺以高于城里老板的价格收购果子,“告诉他们什么都不用担心,踏踏实实把品质弄好,我们总有办法把它卖出去”。

  此后每到水果丰收时,冉可七和萝卜哥便会准时到果农家选果,“品相、口感不好的次果、烂果都不要,大家买回家不认可的品种以后也不会考虑”。

  以供应链的方式运作,他们得到了更好的果子,可价格却比别人卖得低,质量和销量保持在同一高度,“一棵树能比从前多挣几千块钱,这是一个对大家都好的事儿”。

  以同样的方法,冉可七和萝卜哥又拿到了川渝一带其他果林的部分销售权,前段时间二人第一次在家乡的桃林里直播介绍了攀枝花的凯特芒果,“一天就卖出了一万多单,大家都特别高兴”。

  冉可七和萝卜哥迎来了直播事业的另一个高峰,时间与实践积累经验,二人已显得游刃有余,“我们现在完全有能力承接每天十几万的订单”。

  如果当天晚上有直播工作,冉可七和萝卜哥便会在清晨带领工人到果林里摘果。仔细分拣过后,放入冷链保存,一直到下午直播,“这边用户下单,那边我们就通知物流公司装车、出发”,整个流程一般不会超过24个小时。

  供应端高效率运作的背后,离不开个体的付出。在冉可七和萝卜哥的公司里,负责分拣、打包、装箱的工人,有90%是镇上的“留守宝妈”。

  在这里,“宝妈们”一天的基本薪资是160元,除此之外,公司每天还为其提供两顿免费的工作餐。从前农村妇女的生活依靠丈夫和运气,嫁得好是“幸”,嫁得不好是“命”。可如今依靠自己的双手和劳动,她们也拥有了表达和收获的权利。

  “现在镇上的人看见我们都特别高兴”,讲起这个话题,冉可七和萝卜哥的语调变得格外轻快:“每次路过人家门口,他们都会把我们拉进坐一坐、喝杯茶。说大家都指望着你们,可得好好干啊。”

  经历了创业路上的起起伏伏,冉可七与萝卜哥仍坚持将今天取得的一切称为“一点小小的成绩”。

  “我们仍有很多不足”,他们反复强调:“在直播电商这个领域,我们真的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学习”。

  记得刚刚进入抖音电商直播带货领域时,冉可七和萝卜哥就想,或许有朝一日通过自己的努力,他们可以成为川渝一线的“水果大王”,“这一带的特产水果有100多种”,萝卜哥说,如果不能让外面的人看到,那就太可惜了。

  现在,冉可七和萝卜哥计划每月要进行十几场抖音电商直播,一场直播时长在6到7个小时,加上日常拍摄短视频的工作,二人近乎每天都要熬到凌晨才能入睡。

  “我们这一辈人创业都不容易,说实在的,这可能就是最后的机会了,辛苦一点没什么,细水长流也挺好的。”

  在当地取得一定知名度后,一些电视台找到了冉可七和萝卜哥,邀请他们到外地录节目、拍宣传广告。

  对此,萝卜哥都拒绝了:“去外地一走就是两三天,我这个厂子怎么办?整个链条都要严格把关,每天那么多人在我这里赚钱,几天不给他们工资,这个肯定不行的。”

  “以后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最重要的还是努力干好眼下的工作、不要着急。抓住这次机会,我们九襄镇的日子会过得越来越好。”

  从古至今北纬30都有很多故事可以说。在这条横穿四大文明古国的纬线上:人们发现了古埃及的金字塔群...

  医生医生,快看看我老婆的眼睛。走进诊室的苏阿姨一脸痛苦,一旁陪同的男子则神色慌张。眼外伤及眼底病2...

  8月9-10日,升维聚合进化2022全球食材供应链峰会暨第十届餐饮零售合作洽谈会在福州举办,本次大会由中...

  夏日炎炎,看着萌宝一天天长大,妈妈心里真甜~不过,家有吃辅食的宝宝,妈妈们可能每天都在为小宝贝吃什...

  2022年8月8日是我国第14个全民健身日,为深入落实健康中国和全民健身国家战略,大自然地板从2014年开始坚...

  炎炎夏日,善意正浓。7月29日, 沪上阿姨鲜果茶公益助残计划无声的店帮扶特殊儿童爱心捐赠启动仪式...

  你知道吗?在我国,约有5%-8%的适龄儿童患有阅读障碍,罹患此症的孩子智力正常,但因阅读障碍,常常被冠...

  在哈啰电动车的带动下,两轮电动车再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代步工具。随着人机对话、语音控制、无感解锁、物...

  目前,90、95后新生代父母更加崇尚科学育儿,这也进一步推动了婴幼儿辅食市场的发展。禾泱泱洞察新一代...

  市场竞争加剧,萨米特在关键时刻勇往直前,用前瞻性的思维、战略性的眼光,与黑蚁营销共同深挖萨米特品牌和...